做笑话网我们是认真的

“童工被困黑心作坊5年”到底是谁视而不见?

2016-09-21 15:14栏目:糗事

“童工被困黑心作坊5年”到底是谁视而不见?

黄若恩

  “他让我们从早上7点半开始做袜子,到晚上11点,没有休息日,我们每天只吃两顿饭,房门是锁着的,窗户装了防盗窗,我逃过但被抓回来,然后他就打我。”黄某向办案检察官说,这样的生活他已经过了5年,从12岁开始,直到不久前,17岁的黄某再次出逃,在亲属的带领下报警。(新浪新闻2016.08.18)

  试想,一个孩子被困黑心作坊里,每天两顿饭工作近16小时,身份证、手机等工具全被没收,整整5年的时间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那种无奈、无助谁又会真正体会到?还好苍天有眼,直至今年6月,黄某破窗成功逃离后报警,其他几个童工才得以解救!否则,我们真的不知道,他们那暗如天日的生活究竟还要继续多久才算终结?

  都说孩子是祖国的花朵,是民族的未来和希望。孩子的健康茁壮成长,更离不开父母、政府乃至全社会的关心和呵护。在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、《劳动法》已实施多年,竟还出现这样恶劣的虐待童工事件,这难道还不值得我们去深思吗?

  首先是父母要反思。按理说,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本应呆在教室里好好学习才是,但又是谁让他们过早离开学校步入社会,继而又陷进黑心作坊呢?从“他们都是通过家人或者亲戚介绍到肖慈万作坊打工的”的报道来看,孩子遭受如此的虐待,父母本身肯定要负一定的责任,说得难听一点其实就是悲剧的帮凶。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、手中宝,如此年纪轻轻就送他们去作坊里做工,难道自己不知道这样做是违法的吗?而且对小孩在作坊里头的工作情况从不闻不问,如此的做法,又如何能担当起孩子的监护责任呢?孩子“失踪”几年还不当回事,这样做父母也真是醉了!

  其次是当地有关部门要反思。黑心作坊之所以能够“名正言顺”地存在多年,有关监管部门谁敢拍胸脯说自己一点责任都没有?工作作风的不踏实,没有深入现场了解实际情况,掌握到第一手资料,以至于黑心作坊在自己眼皮底下存活多年竟然没有被发现,这实在是失职啊!

  再次是社会要反思。黑心作坊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长期存在,这与周边隔壁邻舍的“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”做法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黑心作坊就算做得再隐秘,久了总会露出一些蛛丝马迹的,不难想象,要是人人都有一双“朝阳群众”明亮的眼睛,黑心作坊早就被发现了。有时候就是旁人多问一句、多看一眼,说不定就能发现黑心作坊其中的端倪,从而就有可能改变一个孩子的命运。

  黑心作坊虐待童工事件的发生,迫切需要我们家长、政府部门和全社会多方去反思,仔细查找问题的根源,防范于未然,而绝非每次都要等“亡羊”了才想起要去“补牢”。切实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,还孩子一个健康快乐的成长环境,需社会方方面面付出具体行动,而非只停留在口头上或文件里。如一味地只说不做,两耳不闻窗外事,那又如何能真正避免类似“童工被困黑心作坊5年”事件的再发生呢?